文章目录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厌我,
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的讨人家欢喜。

----胡适《乌鸦》

昨夜电闪雷鸣,又是一方风雨。半梦半醒间,听到了一声鸦鸣,再也无法入眠。

微风拂来,撩动水波流淌,夜色安谧,远远的,这条无人问津充斥着人们欢娱后残余下的瓶瓶罐罐被迫散发着恶息的溪流,却在这座城市中勾勒出最为灿烂的一副景画,灯火延绵、十里金粉,周围楼宇檐牙鳞次栉比地伸展绵延开去,使得这一方水土宛若盘踞于地面的金龙,孕育出这座城市繁华的景象,也倒映着一个夜行人的孤寂与萧条。我捡起一块沾满泥土的石块,投向了水中落寞的身影,摇曳的月光仿佛在嘲笑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我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愈行愈远。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这山长水远的人世,终究是要自己走下去。

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生老病死,而是生命的旅程虽短,却充斥着永恒的孤寂;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永恒的孤寂,而是明明看见温暖与生机,我却无能为力;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我无能为力,而是当一切都触手可及,我却不愿伸出手去。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便是生活。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马蒂尔德问里昂:生活是否永远艰辛,还是只有童年如此。里昂说:永远如此。所以我们才拼了命的读书学习,也不过是为了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以便遇到更好的人,避开这种庸俗。

罗曼·罗兰说: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这便是真英雄吧!

我想起了网上的一个场景,久久不能忘怀。那应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暖暖的阳光掠过湖水,带起一阵美丽的涟漪。我歪歪斜斜的靠在斑驳、苍老的石灰墙上,目光慵懒而且游移不定,我看见一只狗眯着眼睛淌着涎水安详的打着盹,一只花白母鸡和一只脊背上一撮毛剥掉了的大红公鸡在无聊的刨土。一辆破旧的板车,它的两只胳膊已经断了,它的下半身由于长期处于积水塘里而生出了苔藓。这时候,一阵稍微大一点的风夹杂着竹叶与竹叶摩擦的声音拂面而来,那一瞬间,我幼小的心灵就产生了怅然若失的感觉,一种莫名的、强大的、浓重的忧伤像冬天的大雾一样裹住了我。我像是被整个世界离弃了一般,全世界的人都离我而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咀嚼着孤独的滋味。人呢?人都哪里去了?我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那破旧的板车上,想象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像那辆板车一样落魄、潦倒,心里就愈发沉重起来,我竟然不知不觉为那辆板车也为自己洒下了一行童年时忧伤的泪水。

我抬头望向天空,原来天真的是空的!这一刻,深深的为自己的渺小与无能而感到不知所措。

我抚摸着这半截老墙,不禁感叹:你刚建造的时候人们反对你,阻碍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当人们习惯的时候又开始依赖你,把你建的又宽又高,直到最后人们渐渐的忽略了你的存在,就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被你封闭在了自己的围墙里,慢慢地、一丝丝、一缕缕渗透到我们的一寸寸肌肤里,原来面对面的两个人,中间却有两座厚重的壁垒,横亘在彼此之间。我们都小心翼翼的蜷缩在自己构建的城堡里,偷窥着外面的世界,形单影只,不外如是。

这一路,半梦半醒间,走走停停,却又无比的惬意和轻松。或许这就是张爱玲说的: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

于是执笔研墨,写下了这一纸寂寞。


这是一篇无病呻吟的文章,纯属是一次风格的练习尝试。大家还是应该看些正能量的文章,比如我之前写的:《再见-百度空间》

晚安!

文章目录